[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站內搜索: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安仁新聞網-紅網安仁站 > 永樂文苑 > 永樂文藝 > 內容閱讀  
再見,紅色的“華王”
  來源:本站原創  時間:2017年04月27日   作者:譚濤峰 閱讀:

  人老不想外出的我,這次卻“心甘情愿”地來了回“紅色之旅”。清明節一大早,我與華王鄉黨委書記何書典同志相約,到華王鄉這個革命老區去緬懷革命前輩和先烈。往事追思成記憶。這里是無產階級革命家唐天際將軍的家鄉,也是當年朱德同志在安仁指揮革命的始發之地,好久沒來這個值得思戀的地方。

  人老出行,要先遠后近。在鄉食堂吃了早餐后,首先去離鄉政府近20里的革命老前輩賀英杰同志的老家——五峰仙鴉雀灣。五峰仙五座山峰相連、最高處海撥750米,與耒陽市接壤。這里流傳許多與神農有關的故事,解放前又是共產黨領導的工農武裝活動之地。1971年,我采寫“五峰山下紅小兵”時特意爬上了五峰仙,前去拜訪回家休養的賀英杰老革命。他那段回家休養與當時的“政治氣候”有關,因為他身體健康,且還不到50歲。賀老身著軍裝,“一顆紅星頭上戴、革命紅旗掛兩邊”。我看到他1955年的照片是“上校軍銜”,那時也只有33歲。賀老1922年3月生,1934年參加赤色游擊隊,1935年加入共青團,1938年轉為中共黨員。12歲參加革命、13歲入團、16歲入黨,這一“特殊歲月”的“特殊經歷”,在當今是難以想象的。他當過“交通員”和李克農的警衛,參加過延安整風和大生產運動,又先后參加了沙家店糧站戰役、榆林戰役和攻打大原的戰斗。1959年8月調總后部技術裝備研究院軍需技術裝備研究所任政委(副軍級)。那次,他興致勃勃地同我談了好幾個小時。其鄉音未改、一口的安仁土話和家鄉常用語講述當年參加革命的情況和對家鄉的深情眷戀。當地有位鄉親還談了賀老與相鄰鄉回家休養的革命老前輩,原中共烏魯木齊市委書記楊華同志在一條山路上相會時,憶過去、話今天又說又笑,后兩人互看身上的作戰時留下的傷疤,看著看著,兩人都流下了淚水。由于當時生活還很艱苦,那天中午我們吃的是干紅薯絲煮的紅米飯,菜是辣椒抖茄子,還有從山圳里抓到的少量小魚蝦。盡管飯少,賀老還是親切地講:“年輕人要吃飽。”我當然是看事行事,決不能多吃,有了半飽就行了。吃完,雖然賀老不肯,我還是按規定交了三兩糧票、一角二分錢,因為這飯是他堂侄煮的。走時,他堅持要送我一程,既握手又拍著我的肩膀說:“歡迎你多來,將來有機會在北京相見”,我走得好遠了,他還在招手目送。“9·13”事件后,賀老便高興地回到了北京?;貞浤谴谓徽?,如同發生在昨天,賀老的音容笑貌,那種革命前輩的風采、平易近人的品德,在我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記。賀老于2004年10月28日因病去世,如健在今年還只有95歲。后來,我雖到華王多次,但再也沒上五峰仙。當年是山中小道,如今水泥公路到了山頂,上山下山方便多了??少澋氖沁@里的森林沒有因通公路而受到破壞,仍然山青水秀,一片綠色生態景象。下車后,賀老的堂侄孫扶著我上高坎陡坡來到賀老的老房,他堂侄指著門口那個小坪說:“那年我叔叔與你就是坐在這里交談。”此后我再未見到賀老,那次交談雖快半個世紀了,但情景仍記得很清楚??戳怂姆课莺?,便又去看賀老當年鬧革命、暗地里出村走的那條隱身山圳。

  清明這天由于護林防火緊迫,開車送我的鄉干部小劉責任在心,沿途都在查看打招呼,所以我要看事行事、快去快回。到鄉政府后,何書典同志一邊用手機指揮全鄉的護林防火,一邊熱情帶我參觀了鄉政府附近朱德同志當年住過的趙古祠和門前的拴馬樁,瞻仰華王烈士紀念碑,碑上寫有68位烈士的名字。讀著這些名字心里想了很多,他們每人都是一座歷史豐碑,是一首壯麗的革命贊歌。參觀朱德講話戲臺遺址后,來到已修繕的唐天際將軍的舊居。故居廳屋新立了唐天際將軍的半身塑像,即將舉行揭幕儀式。華王過去雖然來過多次,但清明節來還是第一次。在這特殊的日子里,心情自然不一樣,對革命烈士的血跡和革命前輩的足跡,所形成的革命傳統教育課堂感受更深。是啊,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沒有革命前輩、先烈的流血犧牲,就沒有幸福的今天。何書典同志說:“華王鄉是一方難得紅色寶地,我們決心充分挖掘、整理、發揮、提升這一資源和優勢,把華王建設成有特色、有品位的革命傳統教育和紅色旅游基地,并以此為動力打好脫貧攻堅戰。”

  值得一提的是上世紀80年代初,唐天際將軍在郴州、汝城、桂東、安仁時,我采訪因交談、合影過多次,在《湖南日報》等報刊雜志發表過多篇稿件。每次采訪、接觸、交談,都是一次深刻的教育。記得正逢唐老八十大壽時,縣領導想小范圍“表示”一下,唐老堅決謝絕。碰巧縣城旁我妻子娘家有位親戚辦新婚喜酒,我征求唐老的意見后,要妻子和她弟媳在酒席開席前,請廚師裝了一銻鼎鍋如團子肉、黃炸肉、豆腐罩子、“頭碗菜”等。提去后他好高興,親手切了兩塊生日蛋糕給她倆人吃,并招呼縣招待所晚飯時熱好上桌,一定不要打亂層次。那餐唐老高興地吃了兩砣團子肉和其他菜,還喝了點米酒,他感慨地對同桌省、地來的陪客說:“這是我家鄉做喜酒的菜風味特別,大家一起來吃,我是40年未吃這菜了”,話語中體現著他濃濃的鄉情鄉味,后是隨來的保健醫生勸阻才???,他囑咐剩下的菜留著明天吃。唐老最后一次離開安仁時,我同安仁縣委領導一起送他到耒陽空軍機場上飛機,唐老百感交加、難舍難分,不斷招手、含淚而別。那一件件、一幕幕的往事歷歷在目、記憶猶新。2004年我還應邀回安仁參加了紀念唐天際將軍誕辰100周年大會。唐老是軍內著名的書法家,那次的郴州之行對單位和鄉親是有求必應,寫了不少書法作品。他為我也寫了好幾幅,其中我客廳那幅大對聯“一粥一飯當思來之不易,半絲半縷恒念物力維艱”,成了我家的“傳家寶”。唐老那時雖年過八旬,但才思敏捷,書法時對毛主席詩詞和古名句一想便知。

  還有趣的是此次“紅色之旅”,我坐的車一路播放著《十送紅軍》、《農友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等革命歌曲,一曲接一曲,顯現了革命老區特色,我邊聽邊品味。由于是護林防火的特殊日子,我決不能耽誤何書記太多時間,便謝絕他的挽留趕回縣城吃中飯。再沒有時間去看望、拜訪這里的朋友和老熟人,在離開華王鄉時,不知誰家錄音機播出呂繼宏演唱的《再見了大別山》,歌里的地點和對象雖不一樣,且又聽過多次,但此時此刻,那激揚動聽的歌聲卻引起了我強烈的共鳴,深深地感受到那情、那景、那味。再見!綠色的五峰仙,再見!紅色的華王鄉。

[作者:譚濤峰]
[編輯:admin]
[來源:本站原創]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友情鏈接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中共安仁縣委主辦 中共安仁縣委宣傳部承辦 Email:[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04-2016 www.778028.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安仁新聞網 紅網安仁站 湘ICP備19014632號-1
 
李逵劈鱼游戏涨分打法 北京赛车玩法技巧 幸运快三骗局揭秘 三分冠军pk10计划网页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翻翻配资 宁夏11选五玩法介绍 11选5开奖结果黑龙江 赚钱软件游戏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福彩3d综合走势图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