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站內搜索: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安仁新聞網-紅網安仁站 > 永樂文苑 > 永樂文藝 > 內容閱讀  
古詩里的安仁
——清代古詩《邑侯譚雙渠明府》講述的安仁故事
  來源:本站原創  時間:2019年09月05日   作者:王禪 閱讀:

  萬笏參差拱一城,何年此地賜嘉名?

  花封屹屹今為邑,草色離離舊是坪。

  立鎮遠傳唐武德,筑埤曾憶宋咸平。

  五門四井規初定,八里三鄉制屢更。

  南望峰巒獨夷坦,西流溪水自回縈。

  嶺頭積雪晨光映,峽口飛霞夕照明。

  蛟洞潛魚神變化,獺潭走馬跡縱橫。

  嵯峨寶塔凌空聳,的皪珠泉徹底清。

  龍廠幾時鱗爪見,鳳岡近日羽毛成。

  江心沙影浮蟾影,閣外濤聲答雁聲。

  巖列九仙山午午,池開雙印石庚庚。

  曬袍洲上鴛鴦戲,垂釣磯邊鷸蚌爭。

  誰訪遺祠祀高岳,偶經荒墓吊韓京。

  益公文彩留精舍,沈尉威靈有戰營。

  烈魄劉娥甘就死,忠魂陳幕凜如生。

  瓊林鵲起孫承祖,銀榜蟬聯弟及兄。

  且喜訟庭多蘚篆,慣聞學圃產芝英。

  沿家宿火繅冰薾,到處香風送玉 秔。

  安土最宜仁者宅,受廛長作圣人氓。

  新詩愿上輶軒采,聊佐興朝雅頌賡。

  這首作于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的長律二十韻其實并沒有詩名,系當年參與編修《安仁縣志》的全體同事校核境內人文歷史和自然景觀,通過集體創作,最后由參加縣志編校工作的增廣生員歐陽厚墀(后來也作過邑廩生)執筆,寫給當時的安仁知縣譚崇易的一首帶有總結性質的敘事長詩。盡管沒有名字,但詩的前面加注了一段三十余字的詩序:“邑侯譚雙渠明府開局修志,與館中諸同事徵邑中故實,分賦得坪字,成長律二十韻”。2014年出版的《安仁古詩詞》把這首詩標題為《邑侯譚雙渠明府》,其實綜合詩中內容,將詩題確定為《話說安仁》或者《安仁歷史感懷》似乎還更恰當一些。

  詩的執筆作者歐陽厚墀,字金田,舊志評價他“幼穎慧,有文名”、“著述頗豐”,今世仍留存他創作的多篇詩文。歐陽厚墀的哥哥是安仁清代科舉史和教育史上的一個重要人物歐陽厚均,后者當時以廩生身份參與了乾隆壬子縣志稿的篡修工作,歐陽厚墀主要是協助他兄長歐陽厚均和其他篡修人員做一些文字編校工作。歐陽厚墀青壯年的時候便英年早逝,因此,現代版《安仁古詩詞》一書中注釋他“清代同治年間參與編輯《安仁縣志》”的有關說明顯然有誤。其實,在他兄長歐陽厚均后來總篡修的《(嘉慶)安仁縣志》中,就留有他早已離世的相關信息痕跡:“周氏,廩生歐陽厚墀妻。年二十九孀居,遺孤亦殤,撫侄廷祧,事姑,以孝謹稱,現年五十二”。歐陽厚墀的夫人周氏二十九歲的時候就已喪偶孀居,到嘉慶二十四年修縣志的時候她已經五十二歲,這說明歐陽厚墀大概在嘉慶元年左右就已去世。

  詩中說到的“邑侯譚雙渠明府”指的是時任安仁知縣譚崇易。譚崇易,字雙渠,陜西城固縣舉人,清乾隆年間曾兩度出任安仁縣令。譚第一次知安仁縣事是在乾隆四十七年的十二月份,乾隆五十二年告病還鄉;乾隆五十六年,譚崇易再次履職安仁知縣一直到乾隆五十八年。譚雙渠兩番令安仁,做了兩件對后世頗有影響的事情:一是在第一次任職期間倡導縣內一些有名望的鄉紳名宿在縣城新南門內原南湫書院舊址捐建了著名的宜溪書院,再就是在第二次任職期間主持篡修了乾隆壬子(乾隆五十七年)縣志稿。關于乾隆壬子志,《(嘉慶)安仁縣志》是這樣說的:“乾隆壬子,邑令譚崇易曾經開館重修,未及藏事而輟。今其稿猶有存者,雖為未競之書,然百數十年來其中職官選舉檔案無稽,幸賴是書之存,得以補苴遺闕焉”。這也就是說,乾隆壬子年間的這次安仁修志其實只是完成了初稿編撰任務,并沒有真正付梓,只是“未競之書”(俗稱壬子譚志稿),但它的編輯成果對后世兩次縣志篡修(嘉慶和同治年間)都具有不可小覷的史學參考價值。

  《邑侯譚雙渠明府》一詩從古安仁立鎮建城的縣史入筆,追溯了安仁筑城建置的歷史變遷,描繪了古代安仁境內雪嶺、熊峽、月潭、寶塔、珠泉、龍廠、鳳崗、奎閣、曬袍洲、釣磯石等邑內名景的美麗風光,例舉了周必大、韓京、沈芑等多個歷史人物的文字武功和陳一之、劉順貞等人的烈魄忠魂,禮贊安仁是一個風景秀美、物產豐饒、尊儒重道、人才輩出的宜居之地。

  一、古詩追述了安仁立鎮建縣、鄉里設置的歷史變遷以及當年城建基本概況。“萬笏參差拱一城,何年此地賜嘉名?花封屹屹今為邑,草色離離舊是坪”一句是說,安仁縣城地處平坦的清溪平原,周邊群山綿亙,就像從“參差的萬笏之中崛起了一座縣城”,也不知是在哪朝哪代何年何月落得了“仁者安仁”這樣一個美妙的邑名。香草坪地處永樂江北岸,原來不過是個春來開滿鮮花密布青草的大草坪,但自宋真宗咸平5年縣治遷徙過來之后,這里便一直作為安仁歷朝歷代的縣治之地沿襲至今。“何年此地賜嘉名”?關于古安仁縣名,現代地方史專家認為必有其淵源。現代學者彭雪開在其《安仁地名源流考》一文中認為,安仁之得名是有它深層次原因的:首先,可能與安仁地域上最早的容陵侯國撤銷有關。公元前121年,封地宜陽附近的長沙定王劉發的兒子容陵侯劉福“坐酎金”,不敬祖宗,這是對先人最大的不仁,也可以說是對仁字的褻瀆。古容陵侯國撤銷之后,直接導致古容陵縣縣治徙遷,這對當地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交通等各方面的影響都是至深的。當地的一些有識之士,將這一切都歸結于劉福的不仁,故將縣治原駐地(容陵)改名為安仁,希望有賢德者安守仁德,這大概是安仁得名的最早歷史依源。其次,亦可能與唐高祖李淵的施政方略有關。公元618年李淵即位后,頗有仁政氣象:一是不毀隋朝皇室,令“宮女還其家”;二是讓“諸遭隋枉殺而子孫流放者皆還之;”三是宮室內“禁獻侏儒短節、小馬庳牛、異獸奇禽者”;四是“乙卯,以谷貴禁關內屠酤”;五是“乙卯,瘞州縣暴骨”;六是“釋奠于國學”;七是“班新律令”;八是“復浮屠、老子法”;九是“免民逋租宿賦”。李淵在位的九年間,堅持不枉殺政敵,多施仁政。這種施政方略,自然影響到國內各州郡刺史的施政方向。由此,彭雪開之文認為,潭州(長沙)屬縣衡山安仁鎮的設置,實現了安仁由地域地名向政區地名的轉換,這也符合由自然地名過渡為地域地名,最后由少數地域地名過渡為政區地名的生成規律。

  詩句“立鎮遠傳唐武德,筑埤曾憶宋咸平。五門四井規初定,八里三鄉制屢更”講述的是安仁縣唐宋元明時期的早期歷史。安仁遠在唐高祖武德5年(622年)就建置了鎮,后又依次升場建縣。北宋咸平5年(公元1002年),當時的安仁縣令高岳奏準將衡陽縣的浦陽里和衡山縣的興德鄉劃入安仁縣轄區,并徙縣治至永安鋪香草坪,同時在新的縣城外圍“筑土埤以為保障”,所以詩中有“筑埤曾憶宋咸平”一句說。關于安仁古代的城墻和城門問題,在此也不妨做些說明。安仁自宋咸平年間高岳徙新縣治之后,一直到明代早期,現有志書上都找不到有關圍城的具體文字記錄。估計當時即便是有圍城,可能也就是一般的土城墻。直到明代成化以后,才開始有了一些確切文字記載。據明《嘉靖衡州府志》(嘉靖十五年付梓)載:“安仁縣原無城。國朝成化中,知縣吳興始筑土墻;正德中,夷寇起,知縣韓宗堯相地開拓,易以石,未就,去;知縣袁達相繼,成功周圍四百八十丈,高一丈九,串樓五百八十四間,門四座”。這是目前有關安仁古城墻建設最早、最系統的官方文字記載。從這段文字可以看出,至少到明嘉靖十五年,當時的縣城城墻尚只有四個城門,各城門也無名字。大概到明萬歷以后,安仁的城門之上及附近墻段才配套建設了城樓,并開始給各個城門取以具體名字。對此,清《(乾隆)衡州府志》是這樣記載的:“…周四百五十五丈,高一丈九。為門者五:東曰仰高,西曰觀瀾,南曰來熏、曰啟秀,北曰迎恩。明季盡圯…”。這可能是安仁官方有關古代縣城五門的最早文字記載,后來一直到清代末期,安仁古縣城基本沿襲了這一城門構置特點。

  詩中所說的“四井”,是指古代安仁城內開掘的四口供市民采汲的泉井。至今,仍有一口老井還在使用中。其中,馬井,在現在的縣中醫院大門出口左面安康路旁,舊志記之“在縣城東,馬王太子馬跑得名”;甘井,又名寺傍井,今具體位置不詳,大致位置可能在現紅太陽商貿城附近區域,舊志載其“在縣城北惠日寺側,味甘冽,市民取之”;另有“一井在油榨巷”,“一在牌樓街右”,舊志云“泉味倶甘,居民多取汲焉”,可惜今已廢圯。縣內著名的潔愛泉其實并不在安仁古“四井”之列。當時的潔愛泉在縣城北門之外,也就是現在的幸福一號小區附近,明清志倶記為“在縣北里許,從田間涌出,噴瀑如珠浮水面,味最甘”。古人喜歡在盛暑時節汲取潔愛泉用于煮茶烹茗或直飲解渴,為此清代教諭茶陵人尹夢熊曾賦詩云:“三秋暑氣不曾消,爭買亭泉水一挑。童子欲分真與偽,但從水面認芭蕉”。

  “八里三鄉制屢更”講的是安仁自宋代建縣以來鄉里建制規模的不斷變更。據史料記載,安仁縣在宋代的時候就實行以縣統鄉、以鄉統里的基層建制模式。建縣之初,分為熊耳、宜陽二鄉;宋咸平5年增設興德鄉之后,全縣開始下轄三個鄉,鄉以下再劃分五十四里;元代改為三鄉八都,同時改里為圖;明代恢復鄉里建制,明初之時全縣劃分三鄉二十五里。至永樂10年,改為三鄉二十四里;景泰3年,縮減為三鄉十五里;弘治15年,再縮改為三鄉七里;到了嘉靖3年,再次恢復舊制,重新改為三鄉八里。后來一直到清代,基本沿襲了明代建制管理模式,劃分為三鄉八里。其中,“三鄉”是指上鄉熊耳鄉、中鄉宜陽鄉和下鄉興德鄉,“八里”則是指上鄉的同義里、甫一里、和義里,中鄉的宜陽里、會陽里,下鄉的永樂里、長樂里和益相里等。

  二、古詩酣暢潑墨描繪了安仁境內名山大川、勝景遺址并直抒背后的故事。“南望峰巒獨夷坦,西流溪水自回縈。嶺頭積雪晨光映,峽口飛霞夕照明。蛟洞潛魚神變化,獺潭走馬跡縱橫。嵯峨寶塔凌空聳,的皪珠泉徹底清。龍廠幾時鱗爪見,鳳岡近日羽毛成。江心沙影浮蟾影,閣外濤聲答雁聲。巖列九仙山午午,池開雙印石庚庚。曬袍洲上鴛鴦戲,垂釣磯邊鷸蚌爭”…這一系列詩句寫的是古安仁境內美麗的自然風光:安仁縣城地處平坦的清溪平原,東西兩面群山環列,放眼南望,不遠處就是地勢平坦的覆船嶺(明清舊志記其‘形如船覆,山麓有泉,味甘冽’);七彎八拐的永樂江水傍依城南穿流而過,如絲如帶,蜿蜒西流。在這如詩如畫的山水美景之中,既有清乾隆以來衍生的新八景,如鳳岡山巔的東來紫氣,大石嶺邊的熊峽紅霞 ,月潭夜下的江心沙影,清溪洞里的洞溪蛟騰,北城門外的珠亭泉涌,奎星閣內的回雁聲聲,以及侯曇仙上的雪嶺晴光等;也有元明以前就已約定俗成的老邑景,如寶塔嶺坳的堆塔夕照,龍源老廠的利爪金鱗,九女仙山的峰巒疊嶂,雙印池里的波驚魚躍,曬袍洲旁的鴛鴦戲水,釣磯石上的鷸蚌相爭等等……江山如此多嬌,引得歷代邑內文人和外來墨客無不競相為之歌賦。

  “誰訪遺祠祀高岳,偶經荒墓吊韓京。益公文彩留精舍,沈尉威靈有戰營。烈魄劉娥甘就死,忠魂陳幕凜如生”…這組詩句通過述寫安仁本地和外籍在安歷史人物留下的遺祠荒墓和學舍戰營,追憶了舊跡背后跨越宋元明三代680年間發生的幾起重大歷史事件。其中,縣令高岳、名相周必大和縣尉沈芑都不是安仁本地人。高岳是宋咸平時期的安仁知縣,舊志載其“愛民好士,政績有為”。“因縣境迫狹”,他在宋真宗咸平5年“奏撥衡陽之浦陽里、衡山之興德鄉隸縣管轄”,此后安仁縣才逐漸開始“戶口益增,民力大裕”。這一年,高岳還捐出個人的俸祿用于安仁縣城的搬遷,從原來的宜陽老城市“徙縣治于永安鋪之香草坪”。對于這樣一位頻施惠政的地方官,當時的老百姓肯定是感恩戴德。因此在北宋嘉佑年間,這個時候的高岳可能已經去世,安仁“闔邑士民”自發在縣城西面一個叫做“密桑”(一說蜜泉)的地方為高岳立廟,以名宦祀之。這就是舊志上所說的高長官廟或者高長官祠。高岳廟后來逐漸廢圯 ,但到了元代后期,當時的邑人又重新進行了修葺。南宋名相周必大本是江西廬陵人,曾在幼年時期和青年時代先后兩次隨同他任安仁縣令的叔父周利謙和監安仁贍酒軍庫的堂兄周必達在安仁生活過一段比較長的時間,并到當時城西的清溪書院和城北二十余里的玉峰書院游學過。后來的邑人為了紀念這段歷史,把周必大游學過的地方取名益相里,并在縣城文廟的左邊公建周文忠公祠以風勵后學。明代天順年間的安仁知縣江西吉安人施善曾為周必大游學過的清溪書院遺址作詩云:“聞說先生未仕初,爭于此地講精廬。清心寡欲十分學,凈幾窗明萬卷書…”。元代縣尉沈芑是廣西人,字茂夫,志書上說他原本是在當時的桂陽路某縣任縣尉職,后來才改任到安仁來的。元至元丁丑年(1337年)的時候,安仁境內正遇上一場兵亂,沈芑抓緊“練兵設守,多方捍御”,并相中當時縣城西北面的楊梅山地勢險要,易守難攻,可以驅避賊寇,于是在那里“鳩石立寨,積糧設備,率民居之”,最終“賊不敢犯”。沈芑去世之后,僥幸躲過這場戰亂的縣內百姓自發公建縣尉祠來紀念和祭祀他。沈芑曾經戰斗過的楊梅山寨,自古以來就是安仁北面重要的關隘要寨 。明代安仁進士歐陽復曾有詩云:天作奇峰百仞高,干戈擾攘此堪逃。于今萬里烽煙熄,滿地青蕪雜白蒿 。到了清代后期,當時的縣志仍記載它“基址猶存”,所以詩中有“沈尉威靈有戰營”之說。

  詩中談到的韓京、劉娥和陳幕則是地地道道的安仁本地人。其中,韓京和陳幕生活在宋代,劉娥則是明正德年間居住在縣城的一個普通城市婦女。據早期史書記載,韓京是本縣浦陽里杞林人,原姓何,后因其父過繼而改姓韓。韓京是岳飛手下著名部將,其事跡零散見于《宋史·高宗本紀》、《宋史·岳飛傳》、《湖南通志》和《廣東通志》等史冊。到了南宋高宗紹興年間,韓京因為戰功卓著而“累官至忠亮大夫、建州觀察使、殿前司推鋒軍都統制”,后來還被冊封為上黨郡開國侯。韓京去官還鄉之后直到去世之前,曾經在安仁縣城生活過一段時間,并在當時的縣城北面建有韓家花園。病逝之后,韓京被朝廷追贈為太尉,并敕葬于安仁縣城東南二里之外的鳳岡山麓。清光緒年間,縣內士紳及韓京后人曾籌資重修韓京墓,并新立“宋忠亮大夫敕贈太尉韓公諱京之墓”碑,時人題刻墓聯云:殺賊有功,不愧岳將軍戰士;刻碑記冢,重修韓太尉幽宮。

  詩中寫到的“陳幕”便是南宋末年著名的衡州安仁“一榜四進士”之一的陳億孫(字一之),因為他就義前擔任的是潭州安撫使參議一職,也就是軍事幕僚之類的職位,所以詩里稱之“陳幕”。《(萬歷)衡州府志》選舉志載,陳億孫曾“登宋咸淳四年陳文龍榜第二甲第二名”,后來官至湖南安撫使參議,輔助當時的潭州知府兼湖南安撫使李芾鎮守潭州,抗拒元軍南下。“德祐丙子,一之從芾據守,城陷,不屈死”。至此, 這位曾經以“舉天下國家之責寄焉”的二甲進士,最終在宋恭宗德祐二年(1276年)為英勇抗拒元軍而捐軀。到了明代弘治年間,當時的湖廣提學副使薛綱在安仁縣城倡建忠臣祠(又名忠節祠),以祀陳億孫。

  劉娥是明正德年間居住在安仁縣城的一個普通城市婦女,《安仁古詩詞》一書在賞析本聯詩句時曾將她注釋為“章獻皇后劉氏”,這顯然是誤解。資料顯示,“娥”字一般是對古代女子的普遍稱謂,多帶有贊美的成分。詩中劉娥的真實姓名其實叫劉順貞,是劉志嵩的女兒,她的丈夫叫陳思詩。明正德十一年,當時的安仁縣發生了一起震驚后世的大事件,那就是郴桂民軍首領龔福全、劉福興等率兵攻陷劫掠了安仁縣城,并擄獲了當時的知縣韓宗堯(韓知縣后來被縣民相率贖歸)。據當時的嘉靖郡志載,“劉氏,陳思詩之妻,持家勤儉,甚得婦道。正德間,瑤賊攻縣,劉外出避,賊執欲污之,劉不屈曰:‘吾寧死不受汝辱!’。賊怒,投火焚之而死”。后來篡修的《(嘉慶)安仁縣志》則記敘得更為詳實:“劉氏順貞,劉志嵩之女,年十九適陳思詩。正德中,瑤賊破縣焚掠,民被執,賊欲污之,(劉)引領就刃不從曰:‘吾寧死不受辱也!’。賊怒,置薪炭于兩袖中,終不屈。衣焚膚裂,昏絕仆地,賊意其死,舍之去。時邑令韓宗堯在執中,見其烈,奇之,召思詩語其遷以歸,越七日而死。邑侯袁達表其門曰:貞烈;邑人周善?紀以詩郡志”。劉娥寧死不受辱的真實一幕,正好讓當時一同被劫掠過去的安仁知縣韓宗堯親眼目睹。由此,劉順貞才得以被安仁官方推薦為安仁烈婦的第一人而載入了當時的郡縣志(嘉靖衡州府志和安仁縣志)。

  三、古詩對古邑安仁科舉盛象、練達官聲和耕讀遺風多有觸及。安仁人早有“人多質實,學記竭力”的古簡遺風。詩句“瓊林鵲起孫承祖,銀榜蟬聯弟及兄”可以說是對安仁人自古以來就懂得尊師重道,想讀書、會讀書,甚至節衣縮食也要送子女讀書的質樸民風的最好詮釋。其中,“瓊林鵲起孫承祖”講的是明代安仁人謝瑺、謝鏞、謝海一家父子祖孫三代接連中舉的故事。謝瑺可能是當時的平鄉松岡(也就是現在的竹山松岡)人,因為謝瑺中式之后,鄉人曾在松岡某處為其立有攀桂坊的牌坊;再者,謝瑺唯一留存于后世的一首詩《讀書松岡碧燈山寺》,寫的也是當時松岡附近的景事,其詩云:愛為清幽地,山居閉戶專。知音如不至,靜坐聽鳴泉。謝瑺于明永樂癸卯(1423年)參加鄉試中舉,后擔任過紹興府新昌縣的教諭。他的兒子謝鏞,字仲和,1454年中明景泰癸酉鄉舉而被薦任廣西橫州學正。后來在任滿返鄉途中,遭遇湘桂邊界苗族夷寇劫掠,被害身亡。謝鏞治學嚴謹,為人恭謹,舊志記載他“模范端嚴,士多仰之”。謝鏞的兒子,也就是謝瑺的孫子謝海,字文淵,號中興,他很小的時候就因為父親謝鏞被苗寇劫掠而成了沒爸的孩子,因此他最初的學業都是在祖父謝瑺的親自教導下完成的。后來進入縣學,他又得到了當時的江西泰和舉人安仁縣教諭康積的敦敦教誨,并由此中式。所以,明清舊志載教諭康積“持身端謹,學問篤實,教人有法”,“所造之士如歐陽汲、謝海皆登科為良吏…”云云。謝海對父親很盡孝道,志書里說到他少年時代常常因思念父親而流涕泣血,直到成化癸卯年中舉之后,謝海還親自前往苗人地界去尋找贖救父親。后來得知父親確實遇害多年了,才根據自己兒時對父親的模糊印象,刻制了一個父親的木偶像,并用木針刺取自己的指血漬之,“歸以禮葬廬墓”。丁憂期間,他對天發誓,三年內不外出為官,不枉食朝廷俸祿。三年之后,由于他母親一直強烈要求他出仕,這才勉強答應赴任廣東惠州通判一職。謝海在惠州任職未滿,即以母老乞養歸鄉。安仁舊志載謝海后來是“卒于官”,但綜合他后來的人生軌跡來看,他應該是以到縣學或官辦書院傳道授課為業,并未為官。根據長沙白泉謝氏族譜記載,謝海上有兄弟四人,他的四個兄長謝興、謝柱、謝志、謝湖后來均安居故里,獨謝海一人先由衡州安仁徙居湘潭朱亭佛祖橋,后來又徙遷善化縣(長沙縣)河西鵝洲白水圍,最終落籍白泉,并被尊奉為長沙白泉謝氏河房的始基祖。至此,這個曾經連續三代中舉、輝耀安邑一時的松岡謝氏人家的謝海一脈,在安仁縣再無后裔。

  “銀榜蟬聯弟及兄”說的是安仁明清時期兩對親兄弟參加鄉試接連中舉的故事。先是在明代正統和天順年間,縣內的唐孟瑄、唐孟璋兄弟分別中得戊午(1438年)和己卯(1459年)鄉試舉人。唐孟瑄因鄉舉曾薦任四川保寧府閬中教諭,唐孟璋中式后則官至保寧府劍州知州。邑人為旌表唐氏兄弟“銀榜蟬聯”,曾在當時縣城的儒學西街立有聯魁坊。后來到了清乾隆年間,縣內又有謝才、謝翔兩兄弟分別中得丙辰(1736年)和甲子(1744)鄉試舉人。謝才,字屐山,后來再登乾隆己未科進士,并被授寶慶府學教授一職;謝翔,字干千,曾主講寶慶府著名的濂溪書院 。謝氏兄弟在學術方面均著述頗豐。

  詩句“且喜訟庭多蘚篆,慣聞學圃產芝英。沿家宿火繅冰薾,到處香風送玉秔”講述的則是古代安仁官學農三家曾經明鏡高懸、儒學呈祥和人勤谷豐的如煙往事。“且喜訟庭多蘚篆”數說的是古代安仁邑侯和安仁籍外放官員們善于斷案、精于治盜、嚴肅蒞政的舊事。據老志書載,弘治年間的安仁縣令陳善,因“嚴于治盜”,很快使全縣“境內寧息”;嘉靖二年知安仁縣事的袁達“為政嚴肅”,當時“邑多盜”,袁達常常“躬自蹤跡”,“摘發如神”,經過他一年多的治理,縣境之內“奸宄斂跡”,一時太平;嘉靖三十二年到任的知縣粱希賢公慎平恕,蒞政之初“即辨偽印”,以致后來“吏不敢欺”;還有崇禎五六年間奉檄攝理安仁政務的衡州府通判薛之奇,“革漕白二糧陋規”,“剔弊厘奸”,“民有到處青天之謠”。當然,安仁籍外放官員的理政斷案水平也絲毫不比他們遜色:如洪武年間任山東莒州知州的安仁籍官員譚有德,“蒞事精明,政聲大著”,后擢升四川按察司廉使;成化年間知儀真縣事的安仁人歐陽汲(后志誤記為歐陽涵),治縣嚴明,斷案有方。當時儀真的鄰近縣有個久拖不決的疑案,上級只得委托歐陽汲來審理,結果很快便審理完畢,并將犯罪嫌疑人繩之以法,一時“輿論稱快”,以致整個揚州府各州縣當時都“以儀真令政治為首稱”。當然,還有后來出任過按察使副使的進士陳銓、南昌府推官周善?、惠州通判謝海等,也都收獲了不錯的民意和政聲。

  “慣聞學圃產芝英”實寫古代安仁儒學學圃歷年的長成情況。明清時期安仁縣學均置有學圃,主持縣學的教諭和訓導們每個年度都會根據學圃的生成情況,預測和展望是歲或來年縣學生員的考試選拔前景。據明清郡縣志記載,安仁縣學學圃分別在洪武二十年、正統三年、正德二年、嘉靖九年、嘉靖二十七年和康熙三十四年產出過靈芝。一般而言,學圃內產出靈芝,這種現象都會被縣衙的學官們視為儒學科考的祥瑞之兆。

  詩句“沿家宿火繅冰薾,到處香風送玉秔”則用寫實的筆法描繪了一幅古代安仁農家男耕女織、繅車驟響、秔稻豐積的溫情民俗畫。據現存最早的明嘉靖府志載,安仁自古“民風簡古”,“耕稼僅足一歲之用,遇水旱輒至艱”,廣大農村地區向來盛行“婦人紡織,男人不事商販”的生產生活方式。古代安仁也是衡州府重要的水稻生產區,歷代志書多次記有境內嘉禾產出的祥瑞氣象:“明永樂九年,坊廂產嘉禾,一莖三穗或四穗”,“弘治三年,坊廂產嘉禾,一莖三穗或四穗”,“康熙五十六年,縣中產嘉禾,一莖數穗”,“乾隆二十年,縣中產嘉禾,一莖四穗或五穗;大有年”…“到處香風送玉秔”描寫的就是初夏時節的古代安仁農村,一望無際的秔稻早已抽穗,和風陣陣,吹來撲鼻稻香,到處呈現出一派“湖廣熟天下足”的豐收在望景象;“沿家宿火繅冰薾”則素描古代安仁農家冬閑之后,家庭婦女們挑燈夜紡的場景。當然,她們挑的“燈”肯定不會是蠟燭或油燈,最有可能的就是平時常用的松枝柴火。盡管光線昏黃暗淡,生產條件簡陋,但這并不妨礙織婦們“此身如線自縈繞,左回右轉隨繅車”。

  一句詩,哪怕是詩句中的一個人名,一道景致,一處地名,一座城門,一口老井,一灣溪水,都會隱含著一個故事,暗藏著一段往事;一首詩,就像是一軸飽經風雨的千年古邑的社會風俗畫卷,一部囊括百年滄桑巨變的安仁縣的歷史。這恐怕就是我們品讀這首清代古詩《邑侯譚雙渠明府》之后的最真感受和最大收獲吧。

[作者:王禪]
[編輯:anren]
[來源:本站原創]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友情鏈接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中共安仁縣委主辦 中共安仁縣委宣傳部承辦 Email:[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04-2016 www.778028.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安仁新聞網 紅網安仁站 湘ICP備19014632號-1
 
李逵劈鱼游戏涨分打法 四不像肖期期中特 pk10注册 股票上涨趋势图 850棋牌下载大闹天宫 600095股票行 追光娱乐app2018版 山东11选5一定牛遗漏统计 25选5开奖 黑龙江6 1几个号码中奖 三期必中一期四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