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站內搜索: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安仁新聞網-紅網安仁站 > 永樂文苑 > 永樂文藝 > 內容閱讀  
難忘家鄉的水車
  來源:  時間:2020年05月12日   作者:郭生紀 閱讀:

 

 

  老家承坪山下村群山環繞,永樂江繞村而過。兒時的記憶里,清清的江水不能自然澆灌組里的田地,父老鄉親們只能眼巴巴望著江水流向遠方。組里有10多座大大小小的山塘,蓄水面窄,容水量少,也不能滿足農作物灌溉需求。一到六月天,每座山塘的“環眼”再也放不出水。那時,家家戶戶只有背著水車到池塘、到水圳車水。“吱呀”“吱呀”的聲音從早到晚,從晚到早二十四小時沒有消停,與蟲聲蛙聲融合成動聽的樂曲。水車“吱呀”“吱呀”的節奏也帶給了鄉親們豐收的希望。

  童年和少年時期,家鄉沒有通電,晚稻生產基本依靠水車車水。從禾苗插下到收割,除了“天水”外,每丘田總要車3至4輪水。那時,水車和耕牛一樣成了鄉親們的寶貝。水車長三米左右,由車腦、車葉子、車節子、車拐子和車槽子等部件構成。車槽子一般用杉樹板子做成,杉樹板子材質輕,可減輕水車的重量。“車腦”等其他部件一般用樟樹、梓樹等硬度大的樹木板子做成,耐磨不易折斷。一到夏秋季節,正是一年最炎熱的時候,偏偏這時也是鄉親們最忙最苦的“雙搶”時期,10多口池塘的“環眼”早就放不出水,而池塘里特別是“鍋底”塘還有不少的存量。要把池塘里存量的水弄出來,鄉親們最常用的工具是水車,既省時又省力。俗話說水是農業的命脈,為了車到水,鄉親們往往提前一天在門口大塘和塘石背水庫排隊。為防止別的鄉親插隊,都會叫干不了重活的老人或小孩守著水車,青壯勞力則去做其他農活。如果有人插隊,兩家干嘴仗不可避免,遇上脾氣爆燥的還有可能干架。一畝田,如果池塘里的水剛放完,水位高,水路近,可以車滿槽子水,一般有二個小時左右就夠了。如果水位低,水路長,只能車半槽水甚至三分之一槽水,那時間就不好估算了。那時組里的水渠都是土水渠,而且渠道較窄,夏秋時期天干物燥,渠堤的泥土也很干很硬,因此剛開始車的水流下來時,到處滲漏,到自家田里已所剩無幾。遇上“心眼”多的鄉親,在通水的渠埂上鉆暗孔,就更要小心了。所以水路通后,大人們都要循著水渠認真查看,看是否有水“漏”到別人家的田里,否則就會白打擺子。如果排隊排到晚上車水,麻煩更大,更不方便,大人們都是打著手電筒查看,車一輪水至少要查看水路三五回,就這樣,要車好一畝田水要四五個小時,甚至更長時間。

  每年農歷六月中旬,水利條件好的地方“雙搶”基本結束,而我們組因缺水,“雙搶”搞得正熱,一般都要到農歷6月底或7月初才能完成。那段時間,勞累了一天的長輩們晚上還得為第二天的農田找水,不然一家勞力第二天就會停工。我的父親因是村干部,除了家里的農活,村里的事也得兼顧,經常白天要跟著鄉干部搞計劃生育、催繳糧食入庫、調解村民糾紛等等村務。這些事都是些勞神費力的事,其個中滋味只有父親本人和我們家人知道。那時,父親因為要忙村務,家里除了犁田、耙田等重體力活由他承擔,其余家里家外都由母親操持。因為家里勞力少,“雙搶”期間開“夜工”成了我家的常態,而那種嚴重睡眠不足的苦確實讓年少的我倍受煎熬。

  記得1988年農歷6月下旬的一個晚上,父親扛著鋤頭出去了。下半夜,他把我從睡夢中叫醒,我用小手揉著還沒醒的雙眼,及不情愿地爬起來。站在大門口,天空繁星閃爍,地上月光皎白。公雞喔喔喔,家狗汪汪汪,遠方的深山不時傳來幾聲不知名的鳥鳴,鄉親開“夜工”車水的“吱呀”“吱呀”聲,此起彼伏,遙呼相應,夏夜的山村并不平靜。起來后才知道,父親要我和母親一起跟著他去車水。原來,他忙活了幾個小時,是準備把大巴堰半畝多農田的水車好,以便第二天翻耕蒔田。

  大巴堰那丘田離我家有一里路左右,那半畝田因與水圳相距有3米多,家里的水車長度不夠,故在叔叔家借了一臺水車“撥水”。所謂“撥水”,就是在水圳與田之間筑一個圍堰屯水,先把水從水圳車到圍堰里,然后再用另一臺水車把水車到田里。父親當了六年兵,力氣大,就一個人在下面車水,把水從水圳車到圍堰里,我和母親在上面車水,把水從圍堰里車到田里。兩臺水車,吱呀吱呀,和著此起彼伏的蟲鳴蛙叫,如同靜謐夏夜奏響的交響曲。

  那時我小學剛畢業,個子矮小,沒什么力氣。母親也很單瘦,而且那段時間身體也欠佳,故速度和節奏沒有跟上,導致圍堰里的水溢出,把圍堰滲出了一個大口子。父親見自己的心血因我和母親沒有及時把水車完而致圍堰垮塌。他怒氣沖沖,拿起車拐子上來就要打我,說我偷懶不好好干活。母親趕緊擋住他,并打圓場說:“這也不能怪孩子,他畢竟還小,是你力氣大、車得太快造成的”。父親聽后,沒有繼續怪我打我。我站在水車旁邊呆若木雞,一動都不敢動,心里責怪自己沒有把水車好。之后,父親到處找草皮補筑圍堰。因為天干,沒有一點水份的泥土挖出后不成型,故要四處找,父親挖一塊我就背一塊,折騰了好一會兒才把缺口補好。接下來車水,父親放慢了速度,半畝多田的水,我們車車停停,一直忙活到東方發白。水車好后,父親回家吃了一碗糟酒,然后去牛欄牽牛,必須要趁熱打鐵把田犁好,否則車上來的水就會滲漏掉。這種勞動強度,現在想起都有點后怕,但也得感謝那個年代,讓我學會了堅強,學會了堅持。有了車水的經歷,更能感受到唐朝詩人李紳“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的深義。這些往事我經常講給自己的小孩子聽,讓他要珍惜糧食,懂得生活的不易。

  如今,感謝黨的惠農好政策,家鄉塘石背水庫和門口大塘都加高加固了,流經組里的左干渠上修建了混泥土壩,繞村而過的永樂江上也修建了山下大壩?,F在鄉親們打開塘石背水庫和門口大塘的“環眼”就能放水,每年“環眼”上的水都放不完。鄉親們“雙搶”期間再也不用車水了,但父輩們對水車的情感依舊很深,大多數家庭至今都還收藏著水車。水車即便褪去往日輝煌,告別歷史舞臺成為一個時代的烙印,鄉親們卻把它視作難以舍懷的“古董”,留存著揮之不去的“回憶”。

[作者:郭生紀]
[編輯:anren]
[來源:]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友情鏈接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中共安仁縣委主辦 中共安仁縣委宣傳部承辦 Email:[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04-2016 www.778028.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安仁新聞網 紅網安仁站 湘ICP備19014632號-1
 
李逵劈鱼游戏涨分打法 广东11选5官网开奖 一波中特最准最全资料 股民炒股赚的钱是谁出的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北京pk10单吊一码预测 彩票博彩 安徽11选5前3直选遗漏 湖南快乐十分现场开奖 澳洲快乐8开奖 江苏7位数预测